-康迪特vs伍德(康迪特vs乔治)

康迪特vs伍德(康迪特vs乔治)

UFC Fight Night 89是今年UFC在加拿大的第一场赛事,而且也很可能是仅有的两场赛事之一。从原本每年都要在加拿大举行一场PPV赛事,到今年仅以两场Fight Night比赛了事,这块市场的重要程度在UFC眼中持续下滑,而作为加拿大新一代的招牌选手,洛里近来的表现也令人失望。

洛里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比赛不够兴奋,或许是受到了GSP稳妥风格的影响,他在比赛中很少主动进攻,通常是抓住对手的漏洞直接予以终结,如果对手没有什么失误的话,则往往无计可施。本次与汤普森的这一战正是如此,汤普森很好地控制了距离,洛里甚至不得不通过滚地近身来试图降服对手。而在第三回合开场时仅有的几次主动进攻也浅尝辄止,很快就又回到了防守反击的套路。

洛里本次输掉比赛的一大原因就是他的鼻子再次出现状况,在第五回合被汤普森几下并不重的攻击打断了鼻梁。上一场挑战劳勒的次中量级冠军时也是如此,在第四回合突然因为鼻梁被打断而完全哑火。赛后洛里表示通过简单的物理治疗已经无法处理鼻子的问题了,自己将考虑进行手术,而这显然又需要一段较长的恢复期。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这场比赛是洛里与UFC合同上的最后一战,在赛前,他就已经公开表示自己对UFC的薪酬不满,将会在合同结束后成为自由选手接受市场的公开竞价。但由于鼻子再次骨折,洛里已经明确表示自己即便续约也不会参加8月27日在温哥华举行的UFC On FOX 21了。

而随着连续两次被劳勒击败以及本次输给汤普森,洛里至少在未来一年里无望再次挑战次中量级冠军,这种情况与之前离开UFC的菲尔-戴维斯和本森-亨德森非常相似。他们全都是短期内无望再次挑战冠军,而本身又在排名榜之内,名气与实力兼备,因此纷纷选择了离开UFC,寻求更高的报酬。

但与戴维斯和亨德森不同的是,洛里今年只有25岁,未来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且GSP即便回归,也只是几场比赛的事情,无法在未来较长的时间内担负起加拿大市场的重任,因此UFC有很多理由留下洛里,当然这全要看他本人离开的意愿是否足够强烈。如果洛里最终与UFC续约的话,那么他在下一场比赛面对UFC200中乔尼-亨德里克斯 VS 开尔文-盖斯特鲁姆之间的胜者将是个不错的安排。

而已经33岁的“神奇小子”汤普森则在这场比赛中展现出了几近完美的距离控制能力,在臂展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他始终令洛里无法成功近身,并几次防住了对手的TAKE DOWN进攻。最终三位场边裁判有两人都把五个回合全部判给了汤普森。

这一战之后,汤普森的职业战绩已经达到了13胜1负,7连胜的他击败了罗伯特-维泰克尔、杰克-艾伦博格、帕特里克-科特、亨德里克斯等等,再加上这一次的洛里,成为下一个次中量级冠军挑战者已经成为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有人认为如果劳勒在UFC201中击败了伍德利成功卫冕的话,下一个挑战他的应该是康迪特,因为两人在今年1月UFC195中的那一战非常精彩结果也非常接近,这场二番战应该发生。但康迪特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行过任何的比赛,而汤普森在今年则已经打了两场,因此相对而言汤普森更应优先挑战冠军。

尽管不是头条主赛,但“牛仔”塞罗尼毫无疑问是本次赛事中最大的亮点,他在和加拿大老将科特的对阵中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状态。在裁判于第三回合终止比赛前,塞罗尼先后3次将他击倒,并且期间还差一点裸绞降服获胜。虽然科特并不是一线的等级选手,但他在降重到次中量级后取得了5胜1负的战绩,上一次被对手终结还是在6年前的UFC113。

塞罗尼在赛后表示自己下一步既可以留在次中量级比赛,也可以降重回到轻量级比赛。留在次中量级的话,德米安-玛雅、尼尔-马格尼、马特-布朗都将是他下场比赛的不错选择。而降重回到轻量级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他不太可能第三次获得挑战多斯-安乔斯的机会,他升重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所以除非前去救场,否则牛仔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恐怕都会在170磅度过。

最后当然要说说UFC历史上的首场女子蝇量级比赛。苏格兰女孩乔安妮-卡尔德伍德在当晚第三回合TKO击败了瓦莱丽-莱图尔诺,尽管对手因为腹部受伤,在第三回合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但不可否认的是,TKO瓦莱丽就连现任草量级冠军乔安娜-耶德尔泽西克也没能做到,因此卡尔德伍德当晚的表现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目前职业战绩为11胜1负的卡尔德伍德官方排名已经上升到了女子草量级的第7位,上升幅度有5名之多。她下一战显然应该获得排名前10的高质量对手,比如前任冠军卡拉-埃斯帕扎,以及在半个月前毁灭性地击败了佩内的杰西卡-安德拉德。当然,如果罗斯-娜玛朱纳斯在UFC201中输给了卡洛琳娜的话,卡尔德伍德还可以要求与这位在“终极斗士”的选拔中淘汰了自己的对手进行二番战。

至于这场女子蝇量级比赛的发生是否意味着一个新的量级将在不久后建立,我认为言之过早,毕竟UFC近期内没有大规模签下新的女子选手,而且蝇量级的建立势必会从刚刚成形的雏量级和草量级分来一些选手,因此这更像是一次有益的尝试。